日本亞洲歐洲無免費碼在線-日本中文字幕不卡無碼視頻,日本三級片-一本大道香蕉綜合視頻


春風傳(下)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qq531.com







--------------------------------------------------------------------------------
杭州城內,正有許多人揭開燈紅酒綠的美夢。

柳春風三人走進一家豪華的客店,再找尋他們顛鸞倒鳳的樂趣。

次日,柳春風三人即沿錢塘江上,一路時快時緩,打情罵俏地向萬花教分壇前進,三騎并行,愉快至極!

午飯后,改由紅杏在前引路,漸漸走向山區,碧桃又告訴柳春風,經過分壇的考驗后,便到分手之期、要
他一切小心,好好地應總壇的考驗。

柳春風不禁詫異地問道﹕「妳們堂主極難應付嗎?」

碧桃初則一點點首、繼之一笑道﹕

據說,堂主武功高強,房中術更利害,她們能夠連續應付三個一等侍者而不洩身,不過依我看,你已足夠戰
勝她們的,此外,她們己煉成「迴陽轉陰」的功夫,你若弄得她不高興或洩精太早的話,她便會吸盡你的精
元,使你虛脫而死!只要三次交合任你金羅漢亦無藥可治的!」

柳春風微一皺眉,又問道﹕

「這幺說,妳們的侍者豈不常有人死掉?」

「當然啰!所以我們分壇的姐妹,便要常常外出找尋年青英俊的少年男子,送往總壇去補充遺缺?!?br/>
「你們找我也是同樣的理由啰?」

「不錯﹗可是,我現在卻不希望你去總壇!」

「為什幺?」

「我們捨不得你」

紅杏接口道﹕「我們愛你!愿意永遠跟你在一起!」

柳香風道﹕

「好!那我們不去算啦!」

碧桃又是一嘆道﹕

「我們的事早己有人知道,如果不將你送去,我和杏妹便會被捉回去,讓侍者們輪姦而死!」

柳春風聽得雙肩一掀,低哼道﹕

「妳們教主該死,我得好好地為妳們姐妹出一口氣!居然如此霸道!」

經遇一段頗為險峻的山道,便進入一座長形的山谷,他們剛到谷口,便見四個勁裝少女,迎看紅杏拍掌嬌笑
,閃著八道眸波,齊集在柳春風身上,其中一個鵝蛋臉型的姑娘,并向碧桃做屆鬼臉道﹕

「碧桃姐,恭喜妳啦!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嗎?」

這一來,引得示女「格格」大笑,柳春風也忍受不住,向四女拱手道﹕

「姑娘們好!小生柳舂風,有瑕定將向諸位講教!」

又一陣盡情的歡笑、才算結束了談話,繼續向前行進,不久,終于到達山谷深處在一片房合之前。

谷內風景頗佳,有小的溪流,花木成行,房舍不少,多數是小巧玲瓏的精舍,只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房子,
可能便是「萬花教」分壇所在地。

柳春風等剛一停下,女人便從各處蜂擁而釆,而且,除了少數是勁裝背劍的,全都是不穿外衣,只有抹胸和
短褲的半裸美人,鶯鶯燕燕,不下五六十人,指指點點,對柳舂風評頭評腳。

在這種陰盛腸衰的場合,確使柳春風有點害羞,幸得碧桃極解人意,立即請紅杏安置馬匹,自己拉看柳春風
的手道﹕

「她們都是我的姐妹,將釆你會熟悉的,現在先到我住的地方休息一會,吃點東西洗個澡,再讓我引你去見
舵主。

柳春風一面跟著她走、一面忖道﹕

「我既來此,亦不該再害羞,如果這里都不敢大膽應付,將來還能在教主堂主之前混嗎?」

他如此一想,豪氣頓生,隨即泰然處之、不斷向圍觀的女人含笑點頭,顯出一付瀟灑親切之態,引得那些女
的頻送秋波,連聲讚好!

他在碧桃和紅杏的熱情招待下,洗澡,吃飯,閉目調息一番后,已至申初時分,忽聞三聲螺晌,女人們都嘻
嘻哈哈地走向那所大房子,碧桃和紅杏也含笑而入,要他脫去外衣褲,一向去拜見舵主。

那所華麗的大房子,果然是「萬花教」的江南分壇所在地,長寬十余丈,正面有個高約三尺,長寬二丈的石
臺,臺上鋪看厚厚的墊被,擺著兩個長枕,四壁全是男女交合的畫像,神態逼真,栩栩如生。

臺下盡是寬約兩尺,長約一丈的石凳,足有六七十張之多,上面亦鋪著棉墊,坐起來軟綿綿的非常舒適。

柳春風跟著碧桃二人走近大門口,碧桃二人首先解去僅有抹胸和短褲,放在門旁預先設置編有名號的木箱內
,笑向柳春風道﹕

「你亦快點脫光吧﹗這是進入天體宮的規矩!」

「呵!妳們的規矩到奇怪!」

柳春風一而解除內衣褲,一面跟她們說笑,直至蹈入宮門,才暫時保持緘默,專心去襯察宮內的情況。

這時,宮內的大板凳上,幾乎已坐滿人,有的男女并坐一起,有的獨作無伴,但男人只有來十個,具余全是
女的。

宮內有十余盞琉璃燈,將官內照得纖毫畢露,所以踏入宮內的人,便等于在天化日之下,將自己脫個精光興
人相處,這真是個名符其貫的無遮大會,每個人的肥瘦粗細,上下各部,都得供人任意觀賞。

柳春風三人一經出現,即引起一陣掌聲,尤其是女的發現他皮膚白嫩,身體結貨,跨下那根粗長而有大龜頭
的陽具,更是「咦咦」稱奇,讚嘆不已。

但那些男的卻毫無表示,有的也是祇是向他投來嫉妒的眼光,好像柳春風具有這幺好的本錢,將曾影晌他們
的生活似的。

碧桃招呼柳春風坐在臺前的一張空凳上,并興紅杏分坐左右,低聲的叮嚀他不要害羞,放膽與舵主談話或表演。

接著,一陣鈴聲晌起,臺側的月門倏然打開,人影一閃,臺上便出一位秀髮披肩的女人。

這女也是是一絲不掛,年約二十五六,瓜子臉,大眼睛,長相雖不十分美麗,亦頗清秀可喜,身材高大,雙
乳如山,臀部特別發達,有一對修長可愛的大腿,腋毛及陰毛都很濃,看起釆非常性感。

他凝眸面對眾人徵一點首,即向柳舂風的面部及陽具注視了一番,笑容乍現,朗聲說道﹕

「本壇弟子碧桃紅杏二人,引進侍者有功,靜候報請獎勵﹗」

稍停,即向柳春風問道﹕

「閣下來此是否自愿﹖有無別的目的!」

柳春風起身笑道﹕

「柳某自愿為貴教服務,望舵主提攜指教!」

「好﹗只要你尊守教規,有本領使教友快樂,本輊耗歡迎,現在,請上臺來?!?br/>
柳春風一躍上臺,故作糊涂地笑問道。

「舵主有何吩咐?請說!」

「叫我紅梅好了,在你末正式入教之前,彼此還是朋友!」

舵主說至此處,款擺著肥臀走前數步,幾乎用她的下部貼住柳春風的下部,左手輕撫柳春風的面頰又道﹕

「尤其是現在,你更不應該有所畏懼,必須把我常作你的情人,盡情地歡樂,盡情地享受!」

接著,真把腹部緊貼著柳舂風,有意無意地扭動幾下臀部,使她的陰戶去磨擦柳春風的陽具,并且風情萬種
,自動送上一個香吻。

她如此施展媚術,果亦使柳春風暗自心動,但他為了先使對方淫興勃發,只得強抑心神,不讓陽具翹起來,
伸手扶往她的香肩,若無其事地笑道﹕

「謝謝舵主,恭敬不如從命!柳某只好直呼尊諱啦!」

說時手向下一滑,停在對方的一對大乳房上,也有意然意捏上兩把,再揉揉那紅色的奶頭又道﹕

「妳這一對好寶貝,確實世所罕見,使我一見之后,根不得咬上兩口,重溫幼年時侯的美夢!

紅梅挺胸扭臀,格格蕩笑道﹕

「哎呀﹗我的天,那還等什幺呢?」

柳春風正要如此表示,毫不猶豫便微一躬身,低頭咬住她的左奶頭,先這些口上工夫,外人是無法看到的,
但僅一陣間,紅梅卻有了不同的表露,她似乎被咬得又痛又舒服,一手緊按看柳春風的頭部,雙眼半開半閉
,一手不斷撫摸她自己的另一個乳房。

柳春風隨之左手下移,輕撫紅梅的小腹,臍眼,最后停在她的陰戶上,輕巧地梳抓幾下陰毛,才以食指按在
陰門上方的軟骨上,緩緩揉勤。

這軟骨實名恥骨,是女人陰核神經匯經之處,稍經按摩,即可使女人全身無力,子宮發癢,因而淫興大發,
亟需男人的陽具狼搗一番。

所以,只一陣間,即見紅梅嬌嗯出聲,身形微抖,臀部不斷扭轉,好像興人正在交合似的,終于雙腳無力,
抱看柳春風蹲下,慢慢倒在臺上。

至此,柳春風知已時機成熟,立將食指下移,伸入其陰戶內挖弄數次,使紅梅大張雙腿,出動使陰門大開,
淫水直流而出,并且喃喃呼喚道﹕

「好人!快點嘛!快點??!我要你呵!」

同時伸手摸緊,似欲抓柳春風的陽具,拉往其陰戶中,但柳舂風卻一笑起身,站在雙腿之間,先對她的橫陳
玉體,作一次無言的欣賞。

這個紅梅舵主的一身皮肉確實不錯!尤其是那乳房和陰戶,更是發達得令人著迷,所以柳春風如此稍作欣賞
,陽具立即翹起。

當他慢饅跪下身形,伏在紅梅身上,捉著陽具紅梅陰戶內推進時,卻發現臺下的萬花教徒門,早日各找樂趣
,這凳上大事表演、有的是男女一對,有的二女成雙,有的對面抱著而坐,有的是仰俯而臥!有的是用手挖
弄陰戶,有的在摸撫陽具一有些似乎己無法忍受,已斡得氣呼呼地,進入白熱化的階段。

于是,臺上臺下一片春光,全宮浸融于一片歡樂無邊的氣氛中,但這些人的特久性如何,便顯示了每人對房
中術的修為深淺如何?

約兩盞茶的時間,臺下的人都已鳴金收兵,愿洋洋地躺在模上,只剩下臺上的柳春風和紅梅,仍在拚戰不已。

紅梅似因從未遇見柳春風如此的對手,所以在柳春風不斷沖剌下,她除了翹著一雙大腿,盡量挺高陰戶去迎
合柳春風的動作外,并連連叫「好」!

至此,柳春風亦明白這紅梅舵主,「閉陰術」確此碧桃等高明得多,如果再不施展秘術應哦,時間可能拖得
更長,不過他過去對付碧桃和紅杏二人,只須運起四成功力,即已儘夠發揮威力,使二女如仙如死,此時要
對付紅梅這種女人,若不再加兩成功力,是無法使對力投降的。

因此,他在沖剌中忽地停住,好像是暫作休息的樣子,乘機吸氣運功,勁納丹田,以致紅梅不依地催促道﹕

「寶貝,你怎幺啦?快點嘛!我里面好難過!唉喲!你......你......?!?br/>
同時,且見她猛力一抱柳春風,雙腿捲在他腰上,臀部自動旋轉,好像放在軸心上的車輪,因受外力而轉個
不停。

原來,這剎那間,她覺得柳春風的陽物突然粗壯許多,熱度也增加不少,燙得她子宮頸舒適至極,塞得她的
陰戶密不透氣,騷癢大起,因而不自主地扭腰擺臀,全力旋轉其下部。

可是,她愈旋轉愈感全身控制不住,從陰戶中傳遍全身的那種滋味,促使她忘了一切,「閉陰術」全部失效
,只是低呼道﹕

「哥!動﹗寶貝,快動呵!」

柳春風知她已漸達妙境,所以也如斯響斯應,立即抽動陽具,猛力沖刺,次次到底,直至狠抽百余次,才見
紅梅「唉喲」一聲,停止扭動臀部,柳春風亦一插到底,用龜頭抵住地的子宮口,暗自收肛肌,徐吐氣,實
行採陰補陽、還要補腦之法。

這是使女人最銷魂的方法,如果男人不及時抽出陽具,會將女人的陰精一採而盡,立時昏時遇去,無論如何
健壯的女人,亦只能供男人採補數次,便成為面黃肌瘦,漸漸香消玉殞。

紅梅經柳春風如此一來,立即進入昏迷狀態,手足軟癱在臺上,瞼色愈現蒼白,好像是大病在身,完全不知
身在何處?

臺下的門徙們見柳春風有此本領,竟能將舵主征服,都為之大感愕然,一時睜著雙眼,驚異不已﹗只有碧桃
和紅杏心中有數,知道柳春風技不止此,定又是陽精未洩,依然保持其充沛的元氣。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起來,沒良心的東西!」

隨見臺上多了一位妙齡少女,似乎非笑地盯著柳春風二人,柳春風紅梅身上一彈而起,也呆然望著這位不速
之客。

這少女年約二十,美艷至極﹗

鵝蛋臉、柳葉眉、瑤鼻櫻唇、貝齒如玉,一頭如云細髮,長長地拖在背后,腮角有一對小酒窩兒,若隱若現
地美妙無比,中等身材,肥瘦適度,真可說是增一分則肥,滅一分則瘦。

她披看一襲白色輕紗,里面只有一塊粉紅色的小抹胸,烘托著那高挺如山的乳房,再就是一塊小得可憐的三
角布,蒙得那豐隆的陰阜,但亦仍能看到那小布之下,有條暗溝向下凹落。

這是一尊美絕人間的畫像,她能使群芳失色,男士神魂顛倒,不用興她真但魂消,即夠人心出竅!

她向柳春風全身一首,初則一笑,繼即皺眉道﹕

「妳是誰﹖將紅梅整個如此可憐?」

稍頓,一指柳春風的大湯物又道﹕

「你自己瞧瞧,你好狠心!」

原來,柳眷風聞聲立即起身轉面、忘了散功縮小陽物、以致挺看那粗如茶杯,長是八寸的大東西和這少女相對而立。

給少女如此一說,他才立刻警覺,歉然一笑道﹕

「我性柳,姑娘如果有意,我愿為芳駕效勞﹗」

他以為來此的女人,絕不會不愿意的,尤因這少女穿著如此,更可證明是如紅梅一流人物。

所以他走前兩步,右手一抱少女的纖腰,左手便去摸她的乳房﹕

「好妹子,妳放心!我自信能使妳樂如登天!」

不料,那少女一幌身形,竟從他臂彎中閃出數尺外,嬌哼道﹕

「別挨我﹖否則要你的命!」

柳春風方自一呆,臺下的碧桃和紅杏己惶恐地說道﹕

「柳相公,不許無禮﹗這是我們少教主,從來不許男人近身的!」

「??!這......哈哈哈......」柳春風意外地大笑一陣,才正容抱手道﹕

「請原諒!柳某不知姑娘是出于泥而不染的白蓮,深感抱歉!」

碧桃接著道﹕

「稟少教主,柳春風經屬下引進不到一天,請少教主多指教﹗」

少女看她一眼,點頭道﹕

「好﹗妳領他去穿上衣服,在宮外等我,備兩匹好馬,我要趕回總壇去﹗」

話落人飛,疾決地在月門口一閃而逝,天體宮內頓形喧擾,充滿著駑訝,慌亂的緊張氣氛。

第三天上午,柳春早和萬花教的少教主已出現在武陵山區。

經過三日夜的同行同居,兩人的感情巳經大有進步、柳春風知道這豔絕人間的少教主,芳名媚娘,現年十九
歲,個性柔中帶剛,確輿別的女人大不相同,柳春風對她如何挑逗談笑,她都能和顏悅色,含笑以對,但柳
春風若想進一步跟她親熱一番,則將惹得她柳眉倒豎,嚴詞以責。

因此,柳春風不禁暗自起敬,一改設法玩弄她的初衷,處處謹言慎行,以正常的紅顏知己相待。

這一來,以乎大獲媚娘的芳心,一路高興非常,歡笑連聲,有時且自動興柳春風拉手談笑,現出一種罕有的
親切形態。

第五天的中午,媚娘懇切地叮嚀柳春風,要他小心應付春梅堂主,切莫輕動總壇的一草一木,尤其對另外三
位堂主,更不能粗心失禮,以免引起她們惱恨、用藥物迷惑你的心神,懲得半死不活。

不久,他們抵達一座山谷中。

這山谷像一個小村落,竹籬茅舍,流水潺潺,除了有五棟特別華麗的大樓房,如梅花似的擺在一起外,處處
都顯現自然之美,如果外人偶在附近經過,誰都會讚一聲「世外桃源」、卻不會知道是萬花教的總壇所在。

不過,此地僻處深山,除非是萬花教的教友引進,外人是絕不會來此的媚娘和柳春風一經出現,立即引動許
多男男女女,從樹影中,茅舍內,群起以迎,含笑招手。

柳春風一見他們,不禁暗自忖道﹕

「天呀﹗這真是溫柔之鄉,紅粉陷井了﹗」

原來,這些現身相迎的男女,全都是一絲不掛的的,有的似乎剛交合完畢,陽物和陰戶尚濕淋淋地、但每個
人都呈現偷快的笑意,找不到一絲羞態和痛苦的表情,足證明他們已忘了世上一切俗體,完全浸融于歡樂之中。

媚娘見他左顧右盼地看得出神,不禁笑道﹕

「此地從教主以下,平常都不穿衣服的,你覺得奇怪嗎?」

柳春風大笑道﹕

「如此最妙,彼此多方便啊﹗可是,妳為何要穿衣服?......不......咦﹗」

正說話間,他忽然發現,周天生也在人群中,心中不禁涌起一陣怒意,但媚娘已發出銀鈴似的笑聲,間他道﹕

「你這討厭鬼,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永遠只如何下流,卻不會學點風流!你又發現什幺啦?」

「喔﹗沒有什幺﹗祇是覺得有趣而已!」

柳春風雖發現周天生的身影,卻不愿就此貿然動手,所以故作迷糊。

此時,兩人到了朝東的一所大摟房之前,被數十名裸體女人圍住,媚娘向一位極美的少女吩咐一番,再向柳
春風笑道﹕

「這是春梅堂,你跟著這位幼梅進去,便吁見到春梅堂主,希望你能馬到成功,不作敗軍之將!再見!」

她又向柳春風神秘地一笑,才從馬背上拔身斜飛,越過人群上空而去。

柳春風阻止不及,只得一笑下騎,但雙方一著地,即被五名裸女抱住,四肢柏腰部都有兩條玉手摟著,除了
用力掙扎外,他已無法再動。

他不禁為之愕然,心中大感詫異,正欲出聲詢間之際,卻見那位幼梅姑娘和另一位女的,竟含笑撲來,動手
撕扯他的衣褲,幼梅更笑道﹕

「還穿著這些做做甚幺﹖」

柳春風這才明白是怎幺一回事,連忙笑道﹕

「好!別撕破啦!我自己脫罷!」

但二女不容他分說,將他的衣服撕得七零八落,在一陣嬉笑聲中,連最后的一片碎布也被二女扯落,使他成
了十足的赤裸裸地來去無牽掛。

同時,且聞一陣「唉呀」聲,似乎已有不少人在為他大陽具而讚嘆!

他方自頗得意地一笑。突感陽物上被一只軟綿綿的手掌握住,不禁心一蕩,慾望頓生,陽物因之恢然粗硬,
現出不屈不撓之態。

他低頭一瞥,發現幼梅姑娘正鬆手后退,面現驚詫之色,好像因他的陽物遇份粗長和堅硬,使她意外地一似的。

這時,抱腰摟手的姑娘們亦退后一步,驚異地凝視看他的大陽物,柳春風不禁暗叫有趣﹗伸手摟住幼梅的纖
腰一拉,以致幼梅「嚶嚀」一聲,全身撲在他胸前,那溫軟可愛的陰阜,正抵在柳春風硬而火熱的陽物上。

只見她嬌軀一傾,便似全身無力地任由柳春風摟著,溫柔得像頭小白免,令人愛意驟生。柳春風輕撫著她的
背部,笑道﹕

「姑娘,妳愿意就此銷魂一番嗎﹖」

幼梅輕扭幾下腰肢,用陰阜摩著柳春風的陽具、夢囈似的說道﹕

「不!你還未經週堂主考驗哩!」

「呵!......好!妳領我找堂主去!」

柳春風和幼梅徐步而行,終于消矢于春梅堂樓下的大門內,但在圍觀的男女中,卻有不少妒忌的眸光,仍在
注視看那扇祿色的門扉。

幼梅引若柳春風走進屋內,即伸手握住他的陽物笑道﹕

「乖﹗請在這客廳中休息一會,讓我上樓稟告一番!」

話落,輕捏一下柳春風的陽物,嫣然一笑而去,柳春風只得耐看性子,親察屋內陳設器物以消遣。

他稍作一番觀察,即自忖道﹕

「此地布置陳設,毫無幫會的俗氣,按理說,這春梅堂主應是個有書卷氣的女人,否則,絕不會......咦!」

他忽聞一陣悅耳的琴音傳來,不禁頓住思潮,凝神靜聽那琴音曲調。

不枓琴音來自樓上,且聞有人嬌唱道﹕

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芳魂感舊游。

多見長條似相識,弦垂煙穗拂人頭﹗

柳春風不禁詫異地忖道﹕

「奇怪﹗在這歡樂如仙的女人中,竟會有個滿含幽怨的堂主!難道她是個情場失意的傷心人?」

想罷,忽聞琴聲一斷,響起幼梅的話聲,柳春風正欲她聽說些什幺?卻再也不聞一些音響,好像幼梅己抑低
音量,小聲報告柳春風的一切。

不久,幼梅卸在樓梯上嬌呼道﹕

「喂!你上來呀!」

柳春風只得含笑上樓,低問道﹕

「堂主有何吩咐?妳能先說明一下嗎?」?

幼梅卻俏皮地向他做個鬼臉,一把抓住他那已經軟垂的陽具。輕輕套動幾下,再摸摸龜頭,低笑道﹕

「你這東酉真可愛!一等侍者也不如你,不過,你得小心!堂主的床功非常利害,每次要玩兩個一等侍者才
能過癮,如果你沈不住氣,挨不到半個時辰便丟掉,便會被認為火候不夠而降為二等?!?br/>
柳春風聳肩一笑道﹕

「啊﹗謝謝妳的好意,請放心!」

經過一段徊廊,柳春風才發現一個廉幕低垂的房門走進屋內,他一時呆住,并自忖道﹕

「咦!好個幽靜的書房,她呢?定是個林妹妹型的女人!」

他正欲上前翻閱一下架上的典籍,忽聞鄰房有人嬌呼道﹕

「傻子,這邊來!」

他轉頭一瞥,才知道側尚有小門,因而微自嘲,躬身而進,但目前的情況又使他一呆,速又忖道﹕

「咦!好華麗的臥室,好豐滿的女人!」

原來,他發現這堂主的臥房,橫寬數丈,布置非常華麗,有如王侯世家,一切東西都是珍貴之吻,東西兩面
有個大窗,房內光錢充足,房中央有張特別寬大的臥榻,彫龍畫鳳,製作極具匠心,帳紗斜捲,錦墊平鋪,
被映紅浪、鴛枕并列,薰香細細,令人有飄飄欲仙之感。

春梅堂主斜躺在床上,正目不轉睛地凝視看柳春風,全身亦是一絲不掛,粉堆玉琢地頗為可愛!

她的臉型稍圓,有對大而眸黑的眼睛,雙眉濃而長,櫻唇小而薄,看來貌僅中姿,不足與媚娘一較長矩,充
其量,只能與紅梅舵主或碧桃紅杏等并駕齊驅。

可是,天公造人,有時偏會別出心裁,賦給一些人另幾種好處,譬如,這春梅堂主雖非貌此花嬌,卸有一身
白嫩如脂的皮肉,并且是身材高大,腰肢細小,以致胸部和臀部特別發達,看起來曲線幽美至極!

最令人一見銷魂的,是她生有一對堅挺如小山的大乳房,似乎此紅梅舵主的猶大一倍,有個平滑如玉的腹部
,配上凹深如井的臍眼,再就是大腿根的三角地帶,生個豐隆無此的陰阜。

她年約二十七八,陰阜上己經生昔無數柔軟的陰毛,一片黑漆的,油光而好看,但陰戶周圍卻是光白無毛的。

從她的眉毛,大眼,和滿生黑毛的陰阜上看,可知是個淫水過多,性慾強,極耐久戰、又騷蕩異常的女人。

柳春風一見對方的形態,不禁呆然忖道﹕

如此健竈肉感的女人,再加上她一身「徊陽轉陰」的床功,可能已有不少青年男子死在她肚皮上,我得好好
應付,替死者出一口怨氣﹗

春梅堂主在這一陣沈默中,眸波似水,從柳春風的臉上下移至那根大陽物上,最后才滿意地一笑,將原是并
著的雙腿一縮,再向左右張開,使那光白無毛的陰戶呈對著柳春風,桃源泛缸,一覽無遺戶左手輕拍床沿,
嬌聲道﹕「來呀﹗坐吧!」

說著,已經伸出左手,握住柳春風的陽物,輕輕地套動,接著又笑道﹕

「聽說你很不錯,能使紅梅那妮子爬不起來,希望你不要怯場,免得我不能過癮,又要找別人解悶!來!躺下!」

柳春風正倒在她張開的兩腿間,等于是春梅的雙腿在柳春風的腰間,柳春風的頂部靠在春梅的胸部,聽以,
柳春風只一張口,便先臺住春梅的右奶的奶頭,輕輕地連咬幾下,再用舌尖去摩弄。

接著,柳春風的左手落在她陰戶上,輕輕地按撫一番,才用食姆二指拈住陰核、不斷地揉動,這種雙管齊下
的方法,曾經使碧桃紅杏和紅梅舵主三人淫興大發,終于被柳春風弄得死去活來。

現在,春梅雖曾閱人無數,仰舊受不了這種挑逗、祇一陣間,即聞她「嗯」一聲,小腹向上一挺,右手按住
柳春風的頭部,左手卻緊握著陽具而忘了套動,足證她已經吃到一點甜頭,流出了第一種水。

女人在交合之中,身具三種淫水,這第一種水不濃,祇是性慾開始的象徵,若經男人的陽物放入牠陰戶中,
抽插一番之后,她會覺得全身舒陽,而流出較濃的第二種水,最后被男人弄得她酸麻難忍、飄瓢欲仙之際、
她便會去知覺,隨看陰精排出極為濃香的第三種水。

柳春風學得秘術,他當然知到玩弄女人的三部曲,他見春梅表情有異,即知她已漸入妙境,故更加緊施為口
手兩門功夫。

果然,又一陣間,即見春梅全身一顫,猛然一抱柳春風,急忙低聲道﹕

「來!我里面好癢!快將寶祇放進去!」

柳春風見她淫興勃發,便坐起身形,讓她平躺在床上,然后伏下身軀,將陽具拈向她的陰唇上,用龜頭磨擦
她的陰口,以期更撩起她的慾念,多流點淫水,便利陽具的抽送。

但春梅卻急不欲待,自動高張雙褪,使陰戶盡量的挺高和張開,一手抓柳春風的陽物,往陰戶內推送。

春梅雖然生得身材高大,陰戶口卻不大,而柳春風的陽具乃粗長不凡,龜頭更大得異于常人,所以僅進去一
個龜頭,即令春悔微皺雙眉,似乎有點難受。

而柳春風卻不作理會,再用力一沈臀部,便將陽物盡根插入,但春梅卻輕吐了一口氣,面現微笑道﹕

「好啦﹗動罷!」

同時,柳春風也覺得她的陰戶興眾不同,門戶雖小,里面卻大,正是所謂手袋型的陰戶,男人是極難討好而
又非常舒服的,原因是這一類的陰戶口能緊包著男人的陽物,使男人有不尋常之感,以致極易進入高潮而洩
出精液。

反之,男人的陽物進入陰戶內、因內部寬大而不易騷看女人的癢處,任你男人如何猛沖猛剌,亦極難使女一
的性慾到達高潮而洩精液的。

所以,柳春風心中有數,抽動數十次后,即將陽物盡根插入,徐徐扭動臀部,使陽物向四周施轉,去磨擦對
方的子宮,用陽物根部和陰毛,去摩擦對方的陰核和恥骨、以期待能再進一步提高對方的慾念。

春梅果然高翹雙腿,緊摟看柳春風,閉目輕呼道﹕

「呵!技術不壞咿!如果你......你能持久一點,便夠一等的資格﹗」

柳春風聞言一笑,猛然吸氣運功,發動六成功力,并且停止旋轉臀部,將陽物抽出大半,僅剩龜頭塞在陰戶
內,隨又張口咬住其吸頭,不斷地吮吸輕咬,用舌尖擦弄那新剝雞頭肉。

這一來,春梅竟「唉唷」一聲,自動妞腰擺臀道﹕

「好,好!你行!我的寶貝,快點插進去嘛!里面好癢呵!」

柳春風卻存心不理,催續施為,直至春梅猛顫一次,將身體向下移動,挺著陰戶去迎合陽具時,才停止播弄
奶頭,將陽具一插到底。

「好人,誰教你這種功夫?」

柳春風一笑不答,改用「九淺一深,輕進快出」之法,不斷地抽動陽物,以致春梅輕嘆一聲一啼啼自語道﹕

「怪不得紅梅會吃虧!你......你......?!?br/>
她似乎耐不住陽物的剌激口終于說不下去,又自動擺著臀部,去迎合著柳春風的動作。

一會兒春梅突然來個翻身,來個顛龍倒鳳,將柳春風壓在身下以「倒澆蠟燭」的方式,橫跨在柳春風身上套
動,以致淫水倒流,濕盡了柳春風的陽物根部和卵蛋,真似一把破傘,雨水沿著傘柄而流個不停。

但她卻閉目凝神,似在享受不可言喻的樂趣,肥白圓潤的臀部起落一陣,又變為團團旋轉,如此反復施為,
愈來愈起勁。

不過,她的持久力不簡罩。一直主動地施展半個時辰,仍無洩精的現象。因此,柳春風一面摸捏她那兩個大
乳房,一面暗自忖道﹕

「如此看來,她的「徊陽轉陰」術已有六成以上的火候,我若不施展八成功力,恐無法使她泄精投降!」

于是他再提氣運勁,使陽物的體形和熱度都增加兩成,并旦抱住春梅一滾,恢復正常交合的姿態,然后,雙
手改摟春梅的兩腿彎,使她的陰戶擡得更高,張得更開,這才發動攻勢,挺著大陽具猛力抽送。

至此,春梅才完全處于劣勢,開始擺頭呻吟,她的陰戶已被大陽具塞滿了陽物的奇熱,龜頭上的肉稜子,使
她的子宮和陰道產生罕有的舒服,陰戶口卻漲得難受,產生微微的裂痛,但這些感覺都不斷地傳遍她全身,
使她如醉如癡,漸漸失去理智,無形中散去了「徊陽轉陰」術。

柳春風知道時機己至,更猛力的抽送,甚至夾著「左右插花」和「白虹貫日」等技巧,以圖春梅忍受不了,
洩出她修練多時的陰精。

他這一著真利害,祇有盞茶之久,即見春梅猛一抱他,如瘋如狂地挺動陰戶,終于「噯唷」一聲,即寂然不動。

柳春風面現一絲微笑,立將陽具盡根插入,先自輕噓一口氣,舌抵上愕,開始施展採補之術。

不料,他剛使春梅進入昏迷狀熊,門外已晌起輕微的腳步聲,他不怕別人發現他和春梅堂主交合,卻又有點
怕人說他過份狠心,既將春梅弄得昏迷過去,仍不放鬆地壓在她身鬼混。

因而他回頭一瞥,竟發現是幼梅那小妮子,此時正含笑倚在門邊,堆著個令人迷醉的姿態,用左手食指劃著
她自己的粉頰道﹕

「不害羞,有人來了還賴在堂主身上!」

說真個的,柳春風祇想征服春梅,卻末存心吸盡她的陰精,他一見幼梅進來,便有拔出陽具之意,此刻被幼
梅俏皮的譏笑,更覺得不好意思再壓在春梅的身上。

同時,他見幼梅一身撩人性感的皮肉,更想快點抱她入懷,好好地玩弄一番,所以立即擡身坐起,向幼梅手道﹕

「快來,這該我和妳玩的時侯了!」

不料﹗幼梅卻吃吃嬌笑,依然倚門不動,祇用右手撫摸自己的奶房,左手按在那豐滿而陰毛不多的陰阜上,
自行揉動道:

「堂主還沒有過癮,你別想找我!否則,你是愛我反而害我!」

柳春風為之笑道﹕

「丫頭,妳過來瞧嘛!妳們的堂主已經快得爬不起來啦!」

「鬼話!你能打敗堂主,那才怪啦!」

說著,她似乎已半信半疑,慢慢地向柳春風走來,當她走近床前,一眼瞥見柳春風跨下的大陽具時,不禁驚
退一步,尖叫道﹕

「唉呀!我的天!」

再向面色蒼白的春梅一瞥,皴著眉頭又道﹕

「你這害人精,怎會生成這樣的大雞巴,將堂主整得昏過去呢?若給別人知道,這怎幺得了?」

至此,柳春風才知自已又一時忘神,沒有散去功力,使陽具回復原狀,以致幼梅見之心驚而不敢近前,祇得
輕拍床沿道﹕

「幼梅,妳來嘛!妳們堂主不要緊的,祇要休息一會,她定會好好的起來,不但不會罵我,也許還要我和她
再玩一次哩!」

幼梅卻跺足道:

「不!我才不來哩!堂主都吃不消,我還能行嗎﹖你壞!你想害死我,你沒良心,我......我......?!?br/>
話到后來,她竟說不下去,祇將眸波停住在柳春風的陽物上,好像發現了奇蹟,芳心感到又驚又喜,一時徬
徨無主似的。

原來,說話間,她巳發現柳春風的陽物漸漸縮小,雖仍此常人的粗長不少,卻已不像剛才那幺紅亮怕人。

因此,她心中突然極想讓柳春風玩弄一番,嚐嚐那欲生欲死的好滋味,陰戶內也隨著心念而發癢,淫水開始
向外奔流,所似呆望看柳春風的陽物,一時拿不定主意,不知如何才好。

柳春風不是傻子,一見她的形態即知她春心已動,隨即一伸雙手,含笑道﹕

「來!別怕 我會抱著妳慢慢的玩﹗」

幼梅走前一步,突又站住道﹕

「不行!你的東西又大又長,我會受不了的!」

抑春風祇得又笑道﹕

沒關係!此妳小的紅杏亦不怕,妳怕什幺?

「不,要嘛就換個姿勢!」

「好﹗什幺姿勢,妳說﹗」

幼梅吃吃一笑道﹕「隔山取寶﹗」

「哦﹗怎幺玩法?」

「哼!你能怔服堂主,怎會不知玩法,騙人!」

柳春風也笑道﹕

「真的!連妳們堂主算在一起,我才玩過四個女人!」

「好!我告訴你!」

幼梅似已完全相信她的話,走近他身前又道﹕

「不過,你得聽我指揮才行!」

說著,她已伸手右手一抓在柳春風的陽具輕輕套動,好像愛不釋手,卻又怕它會忽然粗長起來的。

柳春風也伸手摟住她的纖腰、用嘴去吮吸她胸前奶房,以致她全身一頓,有如觸電一般,吃吃嬌笑一軟匍在
柳春風懷中。

于是兩人扭做一回,輕憐蜜愛地溫存了好一會,直至柳春風伸手去撫摸她的陰戶,發現她已洪水泛濫,陰戶
外汪洋一片,才在她耳畔問道﹕

「幼梅,妳浪起來了!」

「唔﹗」

幼梅扭動一下纖腰又道﹕

「你狗急什幺﹖我......?!?br/>
柳春風為之笑道﹕

「妳還怕是嗎﹖妳放心!絕不會弄痛妳的﹗」

幼梅挺起上身,眸波蕩樣地對看柳春風道﹕

「真的嗎﹖」

「當然真的!妳不是看見我的東西大能小嗎?」

「好﹗我相信你!」

幼梅站起嬌軀,向側旁橫跨一步,隨即俯下上身,伏在床沿上,翹起那又白又嫩圓潤無此的臀部,嬌聲道﹕

「來啦!你站在我后面玩罷!」

這果然是個有趣的姿勢,她那精巧可愛的陰戶,竟清楚地呈現于屁眼之下,祇要柳春風摟住其纖腰、或摸捏
其乳房,挺起陽具從后面直插進去,便可以深淺如意、盡情地玩個痛快。

所以,柳春風一見心喜,連忙依言行動,站在她屁股后面,左手抱住她的小腹,右手扶看陽具向前挺進。

不料,幼梅的陰戶確實太小,他的色頭卻嫌太大,以致他玩弄半天。仍無法將陽物送入幼梅戶內,反弄得幼
梅淫水奔流,吃吃嬌笑,直至幼梅自動反轉右手,拈看他的大龜頭在陰戶口左右撥弄一番,再扶住龜頭對正
陰戶,叫他用力向前推送,才算將陽具推入一兩寸。

可是,就這幺一點兒,己使幼梅的陰戶漲得酸痛難忍,連聲叫道﹕

「唉呀!慢點!慢點,你真是個害人精!怪不得堂主也吃不消,給你弄得完全昏過去!」

她說著卻將臀部搖擺一下,又道﹕

「好!你輕輕的推進去罷!」

柳春風一直正在注意聽著,遵從她的指示再行勤、因為,他覺得幼梅長得雖較紅杏高大些,陰戶卻比紅杏還
小,他的陽物僅進去一點,已經像一個小手緊握著陽具,密無空縫地十分舒適。

所以他聽見幼梅一叫,立即按兵不進,直至幼梅叫他前進,才又開始動作,採取進二退一的方法,輕輕地向前推進。

一陣沈寂后,終于達到目的,將陽具全根插入幼梅的陰戶內,同時,他更覺得幼梅全身一抖,嬌喘一聲才說道﹕

「哥呀!你動呵﹗」

柳春風不禁關心地笑道﹕

「幼梅,妳還痛嗎?」

坊梅祇將臀部一搖,表示她已不再痛苦,以致柳春風心中一喜,立即採取行動,但他不用抽出推進之法,卻
旋轉自己的下部,使他的陽具在幼梅陰戶內旋動,龜頭的肉稜子不住地磨擦其子宮頸。

這是一種最使女人消魂的方法,尤其像幼梅這種小巧陰戶,更受不住大陽物的擺弄的,所以他祇旋轉了十幾
次,即見幼梅臀部搖幌,嬌哼連連,雙手本是平放在床上枕著額頭的,此時亦變成緊抓墊子,似乎全身受用
至極,開始進入樂境。

真不錯,柳春風亦覺得她那陰戶內,油滑非常,淫水不斷地涌出,尤其那子宮口,更似嬰兒的小口,緊緊地
啜住陽具的頸部。

當柳春風旋轉至三四十次之際,突聞幼梅夢囈似的「唉喲」,了一聲,臀部亂抖,臀部劇地搖擺一陣,最后
靜止下來,猛噓一口氣道﹕

「哥呀﹗你真行!我丟過一次了!」

柳春風祇得停住不動,笑道﹕

「怎幺樣,還要玩下去嗎?」

「要!當然要!」

幼梅似乎怕他將陽具抽出來,所以急應連聲,自動將臀部扭動,使柳春風的陽具在陰戶內旋磚。

柳春風見她如此,又不禁笑道﹕

「幼梅,妳這樣不是很辛苦嗎?」

「不!我......我要嘛!」

「換別的姿勢不行嗎」

花樣很多,以后再玩別的!現......現在......我......」

幼梅終于說不下去,似乎陰戶的內剌瀲又使她六神無主,開始感到昏陶陶的,柳春風祇得再度旋轉下部,去
迎合她臀部的動作。

也許是柳春風的陽具與眾不同,龜頭特大和罕有的熱力,使幼梅如飲烈酒,確實無法把持心神,所以祇一會
兒,又進入快樂無比的狀態,祇見地又是全身額抖,緊抓著墊褥嬌喘道﹕

「好人,我又完啦!」

柳春風見她如此不耐久戰,祇得憐惜地道﹕

「算了罷,幼梅﹗」

說著即將陽具抽出,欲抱她坐在床上。

不料,幼梅卸似吃髓知味,不甘罷休,身形剛被扶起,隨即轉身相對,伸手緊緊摟住柳春風,面頰在柳春風
胸部,扭轉下部道﹕

「不﹗我還要!」

接著,左手下垂,抓住柳春風的陽物又道﹕「你﹗還硬挺挺的,你還沒丟啦?!?br/>
柳春風祇得輕撫她的背部,笑道......

「幼梅,老實告訴你,我是不會丟的,妳丟多了卻不行啊﹗」

「什幺﹖你不會丟精的﹖騙鬼!」

「事實如此!絕不騙你!將來妳總會相信的﹗」

幼梅一皺眉道﹕

「不錯,我還是要再玩一次!」

柳春風給她纏得沒法,苦笑道﹕「為什幺?以后再玩不行嗎?」

「不行!以后很少有我的份了!」

「哦!為什幺,妳怕我不喜歡妳嗎﹖」

「不是的!你現在己征服堂主,當然此一等待者還高明,祇要再經教主親試之后,便是特等待者無疑,在我
們萬花教中,可說是獨一無二的身份,雖說你有權和全教任何姊妹相好,但事實卻不容你如此的!」

幼梅稍作停頓,又道﹕

「因為你成了特等侍者之后,等于是教主和堂主們的寶貝,她們一天到黑陪著你,根本不會讓你有時間出來
找我的!」

「妳為了這些,才不愿放過現在的磯會!可是,妳......?!?br/>
柳春風略一沈吟,點頭又道﹕「好罷﹗既是如此,就讓妳玩個盡興罷,不過,等會妳玩得頭昏腦花爬不起來
,可別怨我!」

「你放心!我痛快死了亦心甘,不但不會怨你,死了仍會愛你!」

柳春風也笑道﹕

「現在怎幺玩?用什幺姿勢?」

幼梅一面用手套動他的陽具,一面答道﹕

「快!抱我坐到床上去!」

柳春風笑得依言行事,左手抱看她的纖腰,右手托住她的臀部,走近床沿坐下,又笑問道﹕

「現在又該怎樣?說呀!」

幼梅立即兩腳分開,騎馬似的坐在他懷中,左手抱住柳春風的頸子,右手扶著他的陽具,對正她自己的陰戶
,小腹前挺,主動去遷就柳春風的龜頭。

還好!因為她己經被柳春風玩得丟過兩次陰精,陰戶的內外都已水漿淋漓,滑溜非常,同時,又因他兩腳盡
量張開,陰戶口特別賴得寬大,所以并未多大費事,便使她的陰戶吞下了陽具的的龜頭,再見她搖擺一下臀
部,即吞噬了整根陽具。

可是,剛才她跟柳春風玩的時候,是將陽具從臂部后回插入,無論如何,她的臀部都會發生一點隔離作用,
使柳春風的陽具不能齊根而沒,對她的小陰戶而言,可說是恰到好處、并不覺得如何難受。

但此時即不同了。

她這騎馬式的坐在柳春風陽具上,立即覺得陽具的龜頭,己經直抵她的子宮頸后,一陣酸痛而微帶漲痛的磁
味,使她心神一顫,秀眉乍皺。

柳春風見之心疑,低間道﹕

「怎幺啦?痛嗎?」

幼梅搖搖頭,輕噓一口氣,緩緩擡起左腿,從柳春風胸前穿過,輿右腿併在一起,使她自己成為側坐的姿態
。但她技術高明,換過姿勢仍末使陰戶脫離柳春風的陽物。

接著,她放開雙手,右腿向右后旋轉張開,垮過柳春風的雙膝,雙手扶在膝煩上,使她自己又轉一個方向,
成為背部向著柳春風,整個臀部坐在柳春風中懷抱的姿態。

不錯!這又是一個好玩的姿勢,雖有些像「隔山取寶」,卻因主動在女方而別有情趣﹗

同時,她閉上雙眼,臀部開始一前一后的搖幌、使陰戶在柳春風的陽具上套動,而且由慢而快,狀極自得。

她搖幌數十次后,忽地伏下身軀,緊抱柳春風的雙腿、臀部也改搖幌為一起一落,口中也開始發出哼聲,無
疑地,她又已漸入妙境。

果然,祇一會兒,她愈哼愈大聲,呼吸亦愈形急促,臀部起落愈迫,淫水汨汨地沿著陽具流下,弄得柳春風
的陽具及陰毛全濕,呈現一種白色的泡沫。

而且,她似已忘了柳春風的陽具太長,會使她的子宮有點難受,祇知將臀部急起猛落,拚命的動作。

柳春風暗想道﹕

沒想到這丫頭浪勁不小,兩次丟精仍無法過癮,看樣于,若不用點功夫來對付她,這次丟精后也許還會再來
一次﹗甚至糾纏不蜻,要我陪她玩上五六次亦有可能,不遇,這丫頭的陰戶太小,也許受不了三成功力,為
了不弄壞她的子宮,我應該小心為上!

想罷!他正欲運氣行力之際!突聞幼梅低叫道﹕

「唉呀!我的媽,又......又完啦﹗」

隨見她拚命起落幾下,便死抱著柳春風的雙腿不動,無疑地,她已經一洩如注,身心都侵融在極度歡樂之中。

柳春風不禁笑問道﹕

「幼梅,該過癮了吧?快去弄點水來,我們必須清洗一下,否則,等會兒給人看見我們的東西,不笑掉大牙
才怪哩!」

幼梅扭動一下腰肢、在他膝上伏坐如舊,似乎余興末盡,她還不愿就此離開柳春風的大陽具。

柳春風祇得輕撫她的背部,又笑道﹕

「幼梅,妳怎幺啦?不怕髒嗎?」

「唔......?!?br/>
幼梅又祇扭動一下纖腰,以表示她的心意,使柳春風「哈哈」一大笑道﹕

妳這浪丫頭,還要玩嗎?告訴妳,如果再玩下去,妳可慘啦﹗要人扶著妳走路時,可別罵我的東西利害!」

幼梅「噯喲」一笑,才擡起上身,半轉粉面嬌聲道﹕

「哥呀!你放心,我一輩子都不會罵你的﹗趁堂主還沒醒過來,我必須盡情的享受一番,否則......

她說至半途突然頓住,似是有所顧忌,不敢暢所欲言,但臀部卻一起一落,開始實施故技,用陰戶去套動柳
春風的陽具。

同時,柳春風亦心有所覺,轉頭向床上的春梅堂主一瞥,忖道﹕

「原來她醒來啦﹗隹不得幼梅不敢再說下去﹗」

真的,春梅堂主像是午夢方徊,一瞥見幼梅坐在柳春風懷中的動作。即嬌庸無力地笑罵道﹕

「鬼丫頭,妳不要命啦?我都一敗涂地,妳還能吃得消嗎?」

隨之挺身坐起,又笑道﹕

「快下來!讓我再考驗柳相公一次!唉呀!......?!?br/>
她忽然皺眉不語雙手按著太陽穴緩緩揉動,使幼梅驚愕地停止動作,急間道﹕

「堂主,妳怎幺啦?」?

柳春風心知她是因喪失一部份陰元、休息時間不夠,所以仍感到頭腦昏花,但亦佯作不知其故地間道﹕

「春梅、妳不舒服螞?還是多休息一番好些?」

春梅苦笑道﹕

「你這害人精﹗我算服你了!等曾送你去見教主,祇要你能通過教主那一關,以后便是本教獨一無二的特等
侍者啦!當然,萬花教也便等于你一個人的天下,希望你別忘了本堂姐妹引薦之功,能常照顧我們才好!

不過,我先得跟你說明白,剛才我和你一度風流,雖在你身上得到前所末有的歡樂,但也損失不小,依目前
的反應來說,可能需要兩三天才可復原,所以,我不愿幼梅跟你玩下去,以免玩掉她一條小命!」

柳春風聽她說得如此嚴重,不禁道笑﹕

「唉呀!我真有那要利害嗎﹖」

幼梅嬌媚的一笑,接口說﹕

「堂主放心罷!我才不怕他哩!」

春梅詫異地道﹕

「咦!妳為什幺不怕他?妳又不見我祇和他玩上一次,便疲倦得好睡一陣,至今仍感到頭昏嗎?」

「堂主,我和他已玩過三次啦!現在還不是好好的嗎?」

「呵!真的嗎?」

柳春風點頭笑道﹕

幼梅很熱情,所以我跟她隨便玩玩,不過,她的一切是不能與芳駕此較的,我也不愿她過份瘋狂。

春梅輕嘆一聲,莫可奈何地閉上及眼道﹕

「好啦!你們玩吧!我要休息了!」

幼媚梅「咭,」的一笑!極俏皮地做個鬼臉,又恢復套動的工乍,但柳風卻暗忖道﹕

「這丫頭如比糾纏下去,我若不運力應付,恐怕不但不能使她心滿意足,反將被她弄得丟了真元,為著將來
的危臉,我祇好不客氣了!」

想至此,見幼梅又浪得嬌聲連連,臀部起落如雨點般頻密,以致兩人陰部淫水奔流,「嘖嘖」聲喧,柳春風
忽地心生一計,笑道﹕

「幼梅,妳小心呵!我要使用真功夫啰!」

幼梅嬌喘著道;

「哼......我......我才不怕哩!」

「好﹗我便要妳知道利害!」

話落片柳春風立即提氣行功,使陽具開始漲大,但他為了幼梅的陰戶太小,深恐她承受不了,祇得慢條斯理
地輕輕擺動。

幼梅不知柳春風是故意讓她的,祇顆著腰猛搖,渾身騷浪。

「啊...啊......真美,美死了......?!?br/>
她急喘地嬌呼著,臉上陣陣紅暈。

柳春風握住她的雙乳,感覺到十分堅硬而且小乳頭早就尖銳地突起,他知道幼媚已經強弩之末了。雖然心中
有點捨不得讓她喪失陰元,但是更不可和她如此無休上地糾纏下去。

他將丹田之氣往上一收,太陽具的龜頭突然間漲大起釆,直往幼媚的花心之深處鉆入......。

「哦,哦......我......又,又不行了?!褂酌肪o咬牙根顫抖著﹕

「這一次......這次......唉......唉......?!?br/>
柳春風放開雙手、祇見幼梅兩眼翻白,四肢松脫,已然暈死過去。大量的濃稠液追從她的陰戶中狂潟而出。

柳春風一面採陰,一面觀看著春梅堂主及幼梅兩人。正不知接下來應該如何處理之時。突聽一陣琵琶錚琴由
遠而近。

門簾掀起處,祇見門外站著兩排粉妝玉琢的美女,最后走進了一位看似三十不到的絕艷女人。

「教主駕到!」

「教主萬安!」

四周晌起了嬌呼之聲。

柳春風茫茫然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祇得從容地滑下床來。環視周遭,沒有一個人的身上有一絲半褸掩飾
物的。

他先將身上的功力散去,然后朝著那絕豔女人拱手道﹕

「柳春風拜見!」

那女人并不同答,祇是嘴角掀動了一下,似笑非笑地。

她長得較春梅堂主猶高大一些,有一頭金黃色的長髮,倒披在背后,鵝蛋臉,大眼睛,櫻唇似火,鼻直而高
,以乳高挺如山,腰部卻小如束素,臀肥而大,粉腿修長,臍深腹平,肌膚似雪,一付令人蕩魄的胴體,不
折不扣是天公的得意杰作。

尤其是她那大腿根的三角地帶,竟是一毛不生,特別顯得豐隆無此,在那白嫩如粉的陰阜下方,緊接看便是
一條深軟莫測的洪溝,使人一見之下,即有愿拜倒石榴裙下,縱令粉骨碎身,死而無怨之感。

她實在美得令人發狂﹗但從她的毛髮和鼻子上看,似乎不是中原佳麗,而是海外遠來的異國佳人。

可是,柳春風剛一轉身,即覺得「巨骨穴」上一震,全身酸麻無力地側身倒下,并聽人冷笑道﹕

「好小子,你的本領可不小呀!竟敢用採陰補陽之術,使春梅兩人昏死過去一哼﹗本教主老實告訴你,你縱
使有十成火候,仍不是我的對手,等著瞧瞧!我若不能吸盡你的元陽,便立刻解散萬花教!」

話落,即彎腰抱起柳春風,含著歡笑地閃身出房而去。

當年柳春風被周天主追殺而跌入石洞,獲得乾坤道人遣留之「鎖陽祕笈」經五載苦練而下山尋仇。

此刻遇到的「萬花教主」正是以「迴腸轉陰」之術,迫使乾坤道人油盡燈殘的「散花仙子」林妙妙。

林妙妙乃西彊異域的奇女子,因熟習「玄陰祕笈」儘取壯男之陽元,始終保持絕豔模樣。

她將柳春風抱往一座三丈高的竹棚架上。

這時候。整個竹棚底下及周圍已擠滿了「萬花教」的姐妹及男性侍者。

「女林仙子自從蕩入江湖......?!?br/>
林妙妙張開雙手,意氣橫發地宣示著﹕「祇在五年多,遇見唯一的對手,他自稱為「乾坤道人」,不論武功
或房中術皆稱上乘......。

棚下教友雖眾,但是全場沒有一點兒的聲響,祇聽教主又繼繽說﹕

「這乾坤道人也敗給了我,遁逃之后,再無任何音訊。于是我創立了本教,提倡女權高于男人......?!?br/>
林仙子說至此,棚下女教友們齊聲歡呼。

「眾姊妹們!」

教主等歡呼聲過后,又說﹕「想不到今天又出了這幺一位能戰敗春梅堂主的男人,看本教主親自來......?!?br/>
林仙子正說話間,突見躺在一旁的柳春風騰躍而起。她一個措手不及,左肩穴已被點住。

原來柳春風是童身楝祕笈的,而且已經達到了十成的完全境界,方才被點住的「巨骨穴」他早就運功掙脫了。

祇聽他說﹕

「我無意與萬花教為敵,但是我有殺親之仇必報?!?br/>
棚下眾人被這突起的異變亂成一團。兩位堂主階級的女人立刻施展輕功,飄上棚護駑。

卻見柳春風輕松地解了林教主的穴道,并且大聲叫道﹕

「柳春風顆意公平地和教主公開此武,大家請勿輕舉妄動?!?br/>
說完又向林仙子拱手﹕「小輩得罪了?!?br/>
林仙子從末如此失手過,且是在示教徒之前丟臉,她再也不顧禮數,祇聽她嬌叱一聲,纖手柔柔一伸就直探
柳春風的下體。

柳春風仗看武功卓絕,他不退反進,身子一幌,電光火石之間,竟然溜至林仙子的身后。

全場教友都看不清柳春風用的是什幺手法,祇見他兩手抱起教主的那雙長腿,又見他跨下的陽具一下子漲大
了數寸,祇眨眼間林仙子的上身平舉,她的下身纏若柳春風的腰部,而柳春風的那條大陽具已塞進她的陰戶中了。

「啊......?!?br/>
「真厲害......?!?br/>
「哇......末曾見過的身手......?!?br/>
驚嘆之聲,此起彼落。

林仙子運力想要掙脫,但是她每用一分功力,就覺柳春風那根硬家伙更漲大增長了一些,己給將她整個陰戶
掌得結結實實,如果硬要掙開,勢必陰戶裂開流血。

「你......你......﹗」林仙子驚懼地問﹕

「這是......那里學來的......你......你是什幺人?」

柳春風不答話,祇是尾骨用力一鉆,他的龜頭馬眼處張合之際,已硬生生地將林仙子的體內陰元吸取了一些。

「哦......呼......?!沽窒勺右魂嚡d攣,知道陰元己被強迫弄出,一臉惶恐地說﹕「饒了我......?!?br/>
柳春風將她輕輕放下,林仙子在一瞬間蒼老了不少,但仍力持鎮靜地向著棚下教友說道﹕

「本人宣布,自即刻起解散萬花教,所有田園、珍藏任由柳大俠處置!」柳春風先向眾人告罪一否,接著勸
導教徒們男婚女嫁,日后不得再被類似邪教迷惑。

接著,他將多年前周天生斡下的滔天大罪舉發。

周天主及其黨羽一一伏罪,林仙子也以教規將其處死。

柳春風查探其母秋蘭一行下落,知已被周天主手下淫慾致死,不禁一色慨嘆。

林仙子打點行裝回西域而去了。

柳春風將教中財物散發始眾人。

諸事處理妥善,正要策馬同鄉之際。少教主媚娘卻含情脈脈牠在路旁靜侯看。

媚娘已穿著了斜襟的少女服飾,祇有一股純情,清新之態。

「上來吧!」

柳春風說著,一伸手將媚娘拉上了座騎。

春風和暖,一騎緩緩向日出之處而去。



--------------------------------------------------------------------------------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排行榜 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qq531.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qq531.com

?日本亞洲歐洲無免費碼在線-日本中文字幕不卡無碼視頻 ?日本三級片-一本大道香蕉綜合視頻

贵州麻将叫嘴什么意思 中国风彩25选7 (★^O^★)MG三个朋友闯关 福彩3d试机号后分析总彩吧 福建快3全年走势图 (^ω^)MG急冻钻石官网 (-^O^-)MG地府烈焰游戏说明 (★^O^★)MG三剑客和女王官网 二肖中特二肖二马中特 (^ω^)MG比基尼派对登陆 (*^▽^*)MG宙斯古代财富游戏说明 lv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O^★)MG金库甜心玩法介绍 (^ω^)MG比基尼派对游戏 (*^▽^*)MG孙悟空_豪华版 (★^O^★)MG幸运日首页